Movie & Moving

常常游走在一部又一部电影的开始与结束间,那些情节像参差不齐的树,以各种姿态在我的城市里生长。

无论白天或黑夜,这些树都在生长,根和脉在延生交错,而枝干和叶芽伸向远方。在城市中央的铁塔,播放沙沙哑哑的音乐,曲调里总有难以去掉的杂音。实际上,这是一座迷城,有斑驳带着常年水渍的老街,破旧的房子围在一起同底下那条晦暗的巷子耳语,锈蚀的老式自行车躺在墙角,阳光又给它镀上不在年轻却愈发年轻的色调。

在哪个转角,会拐进哪段情节?你又在哪个路口曾驻足回望。胡同里的所有都是老的,阳光被老树分割后,只剩下的条纹,似乎是老人收割岁月的收获。年轻的影子奔跑在这些不断往后退的曾经里,路口像新生的芽,不断分枝,谁知道要前往哪个方向,也许向左或向右相差百年。

迷失?擦肩而过总是神秘而不确定,像浮世绘常有的圆润线条,你跟着哪个线条走才会走出这个迷局。柳暗花明的山水意境早成了老旧的手段,也许平淡地,走着往常的步伐,带着一往的心境才能走出这样一座森林,可是出不了这座城,因为作为凡人。

精巧的歌声有天也会像狂风过后的向日葵,不再向着太阳。而你在心中种下的鼓点,却像种子吸水后开始疯狂生长。故事翻过一页,你却找不到熟悉的角色,还有那些竹蜻蜓和风筝,原来这是活页小说,故事不会完,情节却常断。下一页,你可能打开通往城市底下蔓延的根须某一个节点。

上升或下降,电梯里的你知道铁壳外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?你知道?你完全确定吗?你的想象会把黑夜点燃,但不一定会让黑夜明亮一些。纵横在这座城市里的陌生与熟悉有时会冲撞出火花,陌生是一杯已冷的茶,涩口而后甘。让我怀念的,在村陌间,推开柴扉,讨得一杯水喝,破口而发黄的土陶壶倒出褐色而清冽的茶水,招手挥别那缕炊烟,转身到满眼灯火处处歌声的世界。广阔的空间,寂寞的狭隘。大喊一声,听不到回声,回声全在心里,然后你想起了中央铁塔的声音。

黑色背景里绽放的总是诡谲的色彩,我们常常在这样的色彩里谢幕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Niccolo Paganini

Diabolus in Musica
此条目发表在影视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2 Responses to Movie & Moving

  1. 说道:

    诡异。

  2. 兴华说道:

    恩,有点后现代的意思了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